兰兰文学

繁体版 简体版
兰兰文学 > 喂了 > 番外(何薏楠)

番外(何薏楠)

我这一生,都在为自己的执念买单。

三岁喜欢钢琴,只是单纯地喜欢并没有想往钢琴家的方向发展。有一天外公一位朋友带着他的孙子,大概六七岁,到外公家做客,带了辆自己做的遥控车,觉得很酷,缠着人家学了两天便会了。

四岁是执念刚出现的时候,出了那样的事,我在心里跟父母划清界限,越长大那条界限就越明显。

七岁那年,我告诉外公,我不喜欢原先的名字,外公提出让我跟两个表姐一样,可字辈。叫何可人,我不愿意,闹着说难听。

外公疼我,哄着我问想要什么字。我脑子里立马蹦出了唐易乐的名字,脱口而出说了个yi字。

外公的小楼里放着一张我常站在上面练字的楠木椅,他说,那叫薏楠吧?

很快,我的新名字落实了,何薏楠。我很满意。

于是我逢人就说,我叫何薏楠,生怕那人比我先开口叫我原先的名字。

十岁,我遇到了秦石,那时他还叫江棠生,但他跟我说的是秦石的名字,江棠生这个名字是我在俱乐部的登记册上看见的。

我们两个的成绩咬得紧,就在上下,我的那一栏,因为习惯了,顾字写了一半被我划掉才写了何薏楠。

十一岁,秦石跟我说这个世界没他找不到的人,明明是一句开玩笑的话,我却当真了。被他‘拐’进了十亿。

我没打算弄这些事,也不懂十亿是干嘛的,秦石为了发展十亿,拿命去打黑拳。

有一回十亿的资金真的转不动了,他去打生死擂,那时他身边有虫子跟着他也没拦住他。

秦石把十亿看得比命还重要这点我们心知肚明。

在那之后,我想办法搞钱,因为父亲给的钱我一分没动,他那些钱掺了多少顾家的,我知道。

搞到钱我就定期给盟里汇过去,秦石一开始是拒绝的,但次数多了,他就随我了。每年的分红我拿的总是最多的,比秦石还多。

十三岁,我终于在执念中找到了他,我把我的所有执念视为喜欢。

为执念重读一年,要知道我那时已经被一所高级学府的少年班破格录取了,为了他我拒绝了。

我原本的计划是,在我上高中前找不到他,我就去雅德附高念书,本校直升。

既然我找到了,那我要跟他同级,在所有人的疑惑中我重读了一年。

读书这件事对我来说,不算难也不算容易,反正挺繁琐的,而且有点儿讨厌它。

同年,林夕入院,我知道是她父亲和继母的手笔,拿着板砖要去砸了她家。是宋寅成拦住了我,他把林夕的电话拿给我听,她哭着跟我说,那是她唯一的家了。

我的无能在那一刻展现了出来。

十六岁那年,在临市一中我遇上了他,一切都在意料之中,我们是同班。再次看到他,是军训的时候,他排在我后面。

那时的激动,我过了很多年仍旧记得。

那时候我的情绪时常大起大落,我、宋寅成、林夕的家里都有本难念的经。

我那个时候经常被顾秉昆的人盯着,几次三番想要弄死他。还被查出躁郁症,是个有精神病的人。

宋寅成的父亲只想让他以后管理家里公司,不愿意让他走艺术道路,他只是个学生,走艺术道路要花的钱很多很多。他父亲也是拿这个威胁他,他脾气一上头,跟他父亲吵了一架,放话说,不会再拿家里一分钱。

林夕的继母就是个烂透的贱种,连着她生的那个野种也是。我原本对林望的态度很平淡,直到我那次去林夕家找她,看到林望用刀扎林夕手背。林夕是跳舞的,皮肤很是脆弱,我气急过去抢过刀也给林望扎了几下。

由于我的家庭背景,林家再不满也只能忍着。我一次次把林夕从悬崖边拉回来,她那个继母总在我力不从心的时候,一次次把她推了回去。

两个都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,我谁都想帮,但他们两个,我身上的钱只够帮一个。

林夕让我帮宋寅成,她跟我承诺,她会好好的,我信了,因为她从不骗我。

我发誓,我一定会带她逃离那个乌烟瘴气的家。

十七岁,我满心的期待和激动伴随着唐易乐和林夕的消失没了,全没了。就像井底之蛙住着的那口井被人盖上了井盖,永不见光。

一个我追随多年的执念,一个从我五岁起就想尽办法带我走出黑暗的姐姐。

呵…上天真是爱开玩笑。

二十九岁,我生下了龙凤胎,孩子是我和唐易乐的。生下他们,只是为了圆我十六岁时的执念。

我那时想,我这辈子一定要给他生孩子,再看一看小时候的他。

谁成想,孩子生下来后,我对他只有满满的恨。

后来我为什么选择跟秦石在一起呢?因为他也有跟我一样的执念,他的执念是我。

就像人们常问的问题:你会选择你爱的还是爱你的。

十七岁以前的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前者,而十七岁以后的…谁都说不好。

三十三岁,我确定了,我要选爱我的。

跟秦石在一起,我能时刻感受到自己被爱被纵容。

也是他让我知道,我天生就该被爱。

我在医院上班的每一顿午饭,除去他出差的时候,其余的都是他做的。

他以为我不知道,每天只是很随意地问一句今天吃完了吗。

我有时候就想逗逗他,跟他说,今天的什么什么不好吃。

之后他便很少做那道菜。

他将岁岁和阿辞视如己出这点,是真的没法儿说。

岁岁是女孩儿养得娇气了点儿,阿辞的养法跟以前秦也的养法差不多,喜欢什么就大力支持。

岁岁弹钢琴跳舞,秦石给她订了架两千万的钢琴还专门给她弄了个琴房和舞蹈室。

阿辞的兴趣范围广,比如从小学习的马术,秦石找人在国外给他一年买两匹马,都是适合他那个年龄段骑的。

还好我们后来换的房子大,不然四个孩子的东西要怎么放我就真的不知道了。

阿辞的马是放在离家不远的一处马场,秦石把那儿买下来了,专供阿辞训马。

秦石还给三个男孩弄了个靶场和擂台,让他们平常锻炼。枪支弹药他们三个男孩从小碰得多,岁岁也想玩的时候都是偷偷去的。

秦石觉得岁岁是女孩儿,还是秦家大小姐,旁人见着都得躲着点,学那些东西没有用。还不如坐在钢琴凳上闪闪发光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