兰兰文学

繁体版 简体版
兰兰文学 > 长生不死的我资质平平 > 第三百二十六章 战焚城之主

第三百二十六章 战焚城之主

城主府。

大殿之内,天光偏暗,将矗立着的身影,衬托得威严而深沉,他在沉思,默然之下,好似整方天地都沉寂了。

“能镇杀了庆火和马学政,果然是个高手。”

有赞叹之声,在深沉空间中传出,焚城之主终于正视陈生了,庆火和马学政都不是弱者,还是被杀,可见敌手的强悍。

“这因果你接下了。”

那一战的细节,他十分清楚,也听过了,陈生为顶针商会接下了恩怨、因果,不惧于他。

如此,没有了转圜商议的可能了!

“初生牛犊不怕虎啊。”

焚城之主心中有了决断,终是对陈生起了杀心,他本意是收服的,但没法如愿,只能是痛下杀手了。

而后……

有确凿的消息传出,焚城之主邀约陈生,进府一叙,说得客气,但明眼人都知道这是一场鸿门宴,请君入瓮的手段。

这不是空穴来风,顶针商会确实接到了一封书信,特意给陈生留的。

“恭候大驾。”

陈生将信件打开,上面只留有四字,极为简洁,落款是“吴南”。

吴南是焚城之主的名讳,他对陈生下手之前,将礼数做全,确实称得上是“看重”了。

至少,陆王升之前是没这个待遇的。

“焚城之主要亲自动手了。”

陆王升感到了一抹压力,焚城之主的手段,极为高深莫测,他之前遭遇袭击,完全没有抗衡的能力。

还有,寻衅的百宝楼主庆火、仇家之主马学政,都是焚城的大人物,但被吴南遣派而来,却是毫无怨言,更显焚城之主的可怖了。

“杀机四溢啊。”

寒方从上面的字迹中,看到了杀意,想来焚城之主提笔时,不是一个和善的心境。

“无事,左右是走上一趟而已。”

在场之人,陈生的神色是最为淡定的,看了一眼来信,便不放在心上了。

“不要大意。”

陆少卿眼底,藏着潋滟的水光,很急,心头也乱,但偏生无计可施,感觉十分的难受。

“顶针商会中你觉得哪些能用的,尽管拿去。”

陆王升知晓这一战无可避免,也很危险,他们帮不上忙,唯一能做的,是打开府库,任由陈生布设后手了。

“不用了……”

陈生摆手道。

他底蕴深厚,修道千百年,根本不惧一个焚城之主,并无压力。

……

一封书信,弄得焚城风风雨雨,顶针商会人心惶惶,陈生的生活节奏,却是没有受到影响。

他闲暇时,都会走入藏经阁中,看些杂书,了解到元梁皇朝的皇城,叫做神都,天下有十三洲,广袤无边。

有十二姓氏,极为古老,四大边镇,凶猛如虎,更有一些道脉、教派,遗祸万年。

他了解得越多,越觉得元梁皇朝的水,十分的深,远不是一个金丹境大圆满的修士,能够纵横的。

如往常一样,陈生看书到天光黯淡,明月当头,他站起身来,回到了房间,端坐上床榻之上,炼气养神。

“是时候去见一见焚城之主了。”

当阳光攀爬进了门扉,陈生睁开了眼眸,眸光明亮,走下床上,朝着外头缓缓走去。

焚城之主这个麻烦,该是解决了,不久之后,他就得赶往神都,谋取守蔵史从属的身份。

“公子,你要出去了。”

寒方沉重道。

他连马学政都对付不了,一想到直面焚城之主,心头就一阵发沉,对陈生的安危,是有担忧的。

“焚城之主极是深沉,伱要小心。”

陆王升不厌其烦的提醒着,焚城之主是这方地界最强大、最神秘的修士,和他对上,不容大意。

“我等你回来。”

微风吹起,陆少卿鬓角的头发,微微摆动,她看着柔弱,但有一抹挥之不去的坚定,眸光落在陈生的身上,满是期盼。

“知道了……”

陈生洒脱的转身,朝着后头挥了挥手,渐渐远去。

他的出现,让长街一滞,而后又恢复了热闹,只是游客的眸光,或多或少的,落在他的身上,带着惊诧、惋惜之色。

陈生只当旁人不在,意韵淡然,一步两步朝着城主府而去。

“我来了……”

没过一会,他看到了一座雄壮的府邸,台阶高,门槛高,即便是看门的修士,都有点俯瞰一方的感觉。

他迈动脚步,踩过一个个的台阶,来到了城主府正门前,左右的修士看到了他,上前带路。

“贵客,跟我来。”

陈生没有遭受到轻慢,领路的修士很客气,可能焚城之主有过交代,也可能庆火和马学政的陨落,形成了一种震慑。

总之,他被领着走在城主府中,看过假山流水,多重殿门,最终踏上了一座七层的阁楼。

阁楼顶上,站在一个老人,身躯魁梧,穿着一袭华丽的大袍,威严满满的,俯瞰着山川大地。

“在看什么?”

陈生随意道。

“整个焚城,我一手抓去,尽在手中。”

吴南转过身来,眼中闪过诧异,陈生的反应太过平淡了,超出了他的预料。

转瞬,他将这点疑惑放下,身躯挺直,伸出一只手来,虚拿焚城,似乎天地山川尽在手上。

“未必,更大可能是一叶障目。”

陈生摇头,天机都有缺漏,修士哪能算尽一切,焚城之主有能力,但太过无情了,打算以一人之力,死死缚住焚城,不给旁人一丁点活路。

这种做法,有能力的人都接受不了,迟早遭灾。

“不听话的,收拾了就好了。”

吴南不以为然,十分自信,两人言语争锋,互不相让,显得极为的尖锐。

“轰”

蓦的,阁楼之上发生了碰撞,金丹真人的气意,丝丝缕缕逸散开来,像是千道垂落的瑞彩般,冲射满天虚空,将巍峨不动的两道身影,衬托得如天人下界。

“金丹境大圆满,真叫人意外。”

吴南言语中,蕴含着一股难言的慎重,已经很高看陈生了,但直面之下,还是有些意外、震动的。

一尊金丹境大圆满的修士,放眼元梁皇朝,都称得上是强者了,如此寂寂无名的留在顶针商会,也是奇异。

“这修为在元梁皇朝,无法翻天覆地,又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呢。”

陈生神色淡淡,如他感知到的一样,焚城之主是金丹境大圆满的修为,和他旗鼓相当。

这种战力,局限于一个焚城,已经足够了,但他要做的事,是掀出元梁皇朝的老底,将一众隐秘都揪出,是以感到力量微弱。

“好气魄。”

吴南眼眸中,闪烁神光,太喜欢陈生的心境,道:“来帮我吧,你我联手,绝对有一番作为。”

他越发肯定了,这会是一位好帮手,比庆火等人强悍,强强联手,足以做出一番惊天伟业。

“不用了。”

陈生能够感受得到,焚城之主的善意,但还是严词拒绝了,道不同不相为谋。

“可惜……”

闻言,吴南极为惋惜,杀意大涨,越是看好陈生,越是不想其人活着。

他身形一动,绝天无影,右手气脉流转,血肉莹莹,骨骼生辉,犹如一口剑器般,锋芒由双指而出,朝着陈生刺杀而去。

“锵”

陈生干脆利落的拿出了铁剑,剑身漆黑,自然散发出煞气,犹如盘踞在深山的凶兽,一经催发,虚空温度直直下降,可怖剑光冲发而出。

“好凶的一口剑器。”

吴南眉头一挑,不敢轻触铁剑之锋,将手一挥,剑意如大风呼啸而出,身形却是止住了。

“哒”

陈生铁剑斩灭诸法,脚下一踏,已经如神鸟飞出,手中铁剑转动,剑光连弹,杀向吴南,后者躲闪飞遁,方寸间腾挪如龙。

“你是一个大敌。”

剑意冲霄,栏杆阁顶,似被大风吹散了般,放眼望去周遭一览无余,浩大一片寂寥天地。

吴南衣衫撕开了大口子,鬓角散乱,在铁剑之下,感受到了危险。

“嗡”

他神色变得凝重,将手一震,一口“烈源火戟”持拿在手,这是三阶顶尖的器物,厚重威严,如火焰凝成,拥有着焚烧一方虚天的能力。

“去!”

陈生矗立不动,心念一动,手上的铁剑飞出,煞气逼人,仿佛一道恶蛟龙,搅乱得天光翻腾,四周灰暗暗的。

蓦的,铁剑杀出,气势浩大无边,又深藏着惊心动魄的刺杀。

“轰隆隆……”

吴南放开了身上的法力,借助烈源火戟,映照一方虚天,红彤彤的光华,冲开了灰暗剑意,穿梭厮杀的铁剑,身形显露。

他持拿烈源火戟,横劈而落,无匹刚猛的战力,波动虚空,打在铁剑之上。

“砰”

铁剑颤鸣,一点不惧,硬撼厮杀了一把烈源火戟,一下奈何不得吴南,让陈生召回。

他法力灌注下去,黑漆漆的剑身,泛着光华,剑锋凸显,似无端长了三寸,对着吴南斩了下去。

“铛”

吴南浑身上下,涌动着法力的波动,神威凛然,持拿烈源火戟,狠狠砸落。

剑意破苏,陈生将手一转,剑器横空,吞纳十方精气,拦下了吴南的攻杀。

“枯木生春”

吴南收回烈源火戟,手上掐诀,往脚下的阁楼一指,四方震动,早已枯败的木头,竟是涌生出了生机,攀生出了一股股的藤蔓,朝着陈生缠绕而去。

“轰”

陈生跺脚,这一下动用了日熙神照体的威能,直接震碎了枯木生春的道韵,整个阁楼在此分崩离析。

他横冲而出,像是飞出了牢笼了神鸟般,气意纵横,筋骨体魄生出微光,可横击九天。

“杀”

陈生口中喊出杀音,手上铁剑嗡鸣,兀自散发出煞气,他却不用,而是另外一只手,捏成拳头,一把打了下去。

虚空炸响,四方震颤,像是有什么恐怖的神物,打烂了平衡般,一切有形之物都在粉碎。

“噗……”

吴南提气去战,但大败而退,身形在虚空翻转,勉强站定,口中喷涌出的鲜血,染红了衣袍。

“这样一具躯体未免太可怕了。”

他看着陈生的躯体,心生忌惮,这样走肉身成圣之路的修士,在元梁皇朝中,都是少见的。

“早让你不要太嚣狂了。”

陈生平淡道。

他来元梁皇朝不久,就遇见了焚城之主,一个同阶之敌,那么天下间,厉害的人物多了去了,骄傲不得。

“哼……”

吴南虽是长于元梁皇朝,但论气魄,确是比不得终结了边地一个时代的陈生,对于后者的劝告,当做了嘲讽。

他心中不忿,运转了一门秘术,唤作“霍纹凝气术”,藏纳天地灵气,在体表之上,凝聚成九道神纹。

神纹既成,他的身上,散发出一种原始苍茫之意,也有了硬撼肉身战体的能力。

陈生杀来,身形碾压过虚空,发出轰鸣之声,炽烈的血气在体内涌动,像是一轮太阳般,伸手打落,充满了一种霸烈气息。

这次,吴南毫不相让,将身一震,体内一道道的神纹,流转仙光,赋予他强横的战力,一拳轰出,直撼陈生。

“轰”

两股可怕的气力,一阵厮杀和角逐,虚天无恙,但带着一丝扭曲之意,放块铁石进去,都会被碾碎成尘。

“现在如何了?”

吴南一击之后,毫发无伤,凌立虚空之上,又恢复了强势模样,俯瞰着整个焚城,犹如主宰。

“终究不是自身修来的。”

陈生平淡道。

他一路走来,稳扎稳打,可以慢,但从来不走捷径,焚城之主的秘术,纵然厉害,但无法长久,终究不好。

“轰隆隆……”

话落,他的日熙神照体彻底复苏,身如琉璃,血气似汪洋映红虚天,手上铁剑,也泛着些许红光。

他催动极强肉身,持着凶悍利剑,掀起了一阵风暴,朝前斩了下去。

“轰”

这一剑,强势无匹,蕴含着极致的锋芒,夹杂着可怖的气力,绝不是简单的攻伐。

吴南运转霍纹凝气术,身躯如一个漩涡,吞纳漫天的灵机,封印在神纹之中,借来强横的战力。

他挥动烈源火戟,整片天穹都被染红了,云霞摇曳,仿佛十方虚天破碎了般。

“铛”

法兵交锋,金铁炸鸣的声响,尖锐极致,蕴含着某种可怕的穿透力,将漫天烟霞涤荡成气雾散开。

这要是放在地面,焚城中的凡人定然死绝,连筑基境修士,都得咳血。

(本章完)

陈生神色淡淡,如他感知到的一样,焚城之主是金丹境大圆满的修为,和他旗鼓相当。

这种战力,局限于一个焚城,已经足够了,但他要做的事,是掀出元梁皇朝的老底,将一众隐秘都揪出,是以感到力量微弱。

“好气魄。”

吴南眼眸中,闪烁神光,太喜欢陈生的心境,道:“来帮我吧,你我联手,绝对有一番作为。”

他越发肯定了,这会是一位好帮手,比庆火等人强悍,强强联手,足以做出一番惊天伟业。

“不用了。”

陈生能够感受得到,焚城之主的善意,但还是严词拒绝了,道不同不相为谋。

“可惜……”

闻言,吴南极为惋惜,杀意大涨,越是看好陈生,越是不想其人活着。

他身形一动,绝天无影,右手气脉流转,血肉莹莹,骨骼生辉,犹如一口剑器般,锋芒由双指而出,朝着陈生刺杀而去。

“锵”

陈生干脆利落的拿出了铁剑,剑身漆黑,自然散发出煞气,犹如盘踞在深山的凶兽,一经催发,虚空温度直直下降,可怖剑光冲发而出。

“好凶的一口剑器。”

吴南眉头一挑,不敢轻触铁剑之锋,将手一挥,剑意如大风呼啸而出,身形却是止住了。

“哒”

陈生铁剑斩灭诸法,脚下一踏,已经如神鸟飞出,手中铁剑转动,剑光连弹,杀向吴南,后者躲闪飞遁,方寸间腾挪如龙。

“你是一个大敌。”

剑意冲霄,栏杆阁顶,似被大风吹散了般,放眼望去周遭一览无余,浩大一片寂寥天地。

吴南衣衫撕开了大口子,鬓角散乱,在铁剑之下,感受到了危险。

“嗡”

他神色变得凝重,将手一震,一口“烈源火戟”持拿在手,这是三阶顶尖的器物,厚重威严,如火焰凝成,拥有着焚烧一方虚天的能力。

“去!”

陈生矗立不动,心念一动,手上的铁剑飞出,煞气逼人,仿佛一道恶蛟龙,搅乱得天光翻腾,四周灰暗暗的。

蓦的,铁剑杀出,气势浩大无边,又深藏着惊心动魄的刺杀。

“轰隆隆……”

吴南放开了身上的法力,借助烈源火戟,映照一方虚天,红彤彤的光华,冲开了灰暗剑意,穿梭厮杀的铁剑,身形显露。

他持拿烈源火戟,横劈而落,无匹刚猛的战力,波动虚空,打在铁剑之上。

“砰”

铁剑颤鸣,一点不惧,硬撼厮杀了一把烈源火戟,一下奈何不得吴南,让陈生召回。

他法力灌注下去,黑漆漆的剑身,泛着光华,剑锋凸显,似无端长了三寸,对着吴南斩了下去。

“铛”

吴南浑身上下,涌动着法力的波动,神威凛然,持拿烈源火戟,狠狠砸落。

剑意破苏,陈生将手一转,剑器横空,吞纳十方精气,拦下了吴南的攻杀。

“枯木生春”

吴南收回烈源火戟,手上掐诀,往脚下的阁楼一指,四方震动,早已枯败的木头,竟是涌生出了生机,攀生出了一股股的藤蔓,朝着陈生缠绕而去。

“轰”

陈生跺脚,这一下动用了日熙神照体的威能,直接震碎了枯木生春的道韵,整个阁楼在此分崩离析。

他横冲而出,像是飞出了牢笼了神鸟般,气意纵横,筋骨体魄生出微光,可横击九天。

“杀”

陈生口中喊出杀音,手上铁剑嗡鸣,兀自散发出煞气,他却不用,而是另外一只手,捏成拳头,一把打了下去。

虚空炸响,四方震颤,像是有什么恐怖的神物,打烂了平衡般,一切有形之物都在粉碎。

“噗……”

吴南提气去战,但大败而退,身形在虚空翻转,勉强站定,口中喷涌出的鲜血,染红了衣袍。

“这样一具躯体未免太可怕了。”

他看着陈生的躯体,心生忌惮,这样走肉身成圣之路的修士,在元梁皇朝中,都是少见的。

“早让你不要太嚣狂了。”

陈生平淡道。

他来元梁皇朝不久,就遇见了焚城之主,一个同阶之敌,那么天下间,厉害的人物多了去了,骄傲不得。

“哼……”

吴南虽是长于元梁皇朝,但论气魄,确是比不得终结了边地一个时代的陈生,对于后者的劝告,当做了嘲讽。

他心中不忿,运转了一门秘术,唤作“霍纹凝气术”,藏纳天地灵气,在体表之上,凝聚成九道神纹。

神纹既成,他的身上,散发出一种原始苍茫之意,也有了硬撼肉身战体的能力。

陈生杀来,身形碾压过虚空,发出轰鸣之声,炽烈的血气在体内涌动,像是一轮太阳般,伸手打落,充满了一种霸烈气息。

这次,吴南毫不相让,将身一震,体内一道道的神纹,流转仙光,赋予他强横的战力,一拳轰出,直撼陈生。

“轰”

两股可怕的气力,一阵厮杀和角逐,虚天无恙,但带着一丝扭曲之意,放块铁石进去,都会被碾碎成尘。

“现在如何了?”

吴南一击之后,毫发无伤,凌立虚空之上,又恢复了强势模样,俯瞰着整个焚城,犹如主宰。

“终究不是自身修来的。”

陈生平淡道。

他一路走来,稳扎稳打,可以慢,但从来不走捷径,焚城之主的秘术,纵然厉害,但无法长久,终究不好。

“轰隆隆……”

话落,他的日熙神照体彻底复苏,身如琉璃,血气似汪洋映红虚天,手上铁剑,也泛着些许红光。

他催动极强肉身,持着凶悍利剑,掀起了一阵风暴,朝前斩了下去。

“轰”

这一剑,强势无匹,蕴含着极致的锋芒,夹杂着可怖的气力,绝不是简单的攻伐。

吴南运转霍纹凝气术,身躯如一个漩涡,吞纳漫天的灵机,封印在神纹之中,借来强横的战力。

他挥动烈源火戟,整片天穹都被染红了,云霞摇曳,仿佛十方虚天破碎了般。

“铛”

法兵交锋,金铁炸鸣的声响,尖锐极致,蕴含着某种可怕的穿透力,将漫天烟霞涤荡成气雾散开。

这要是放在地面,焚城中的凡人定然死绝,连筑基境修士,都得咳血。

(本章完)

陈生神色淡淡,如他感知到的一样,焚城之主是金丹境大圆满的修为,和他旗鼓相当。

这种战力,局限于一个焚城,已经足够了,但他要做的事,是掀出元梁皇朝的老底,将一众隐秘都揪出,是以感到力量微弱。

“好气魄。”

吴南眼眸中,闪烁神光,太喜欢陈生的心境,道:“来帮我吧,你我联手,绝对有一番作为。”

他越发肯定了,这会是一位好帮手,比庆火等人强悍,强强联手,足以做出一番惊天伟业。

“不用了。”

陈生能够感受得到,焚城之主的善意,但还是严词拒绝了,道不同不相为谋。

“可惜……”

闻言,吴南极为惋惜,杀意大涨,越是看好陈生,越是不想其人活着。

他身形一动,绝天无影,右手气脉流转,血肉莹莹,骨骼生辉,犹如一口剑器般,锋芒由双指而出,朝着陈生刺杀而去。

“锵”

陈生干脆利落的拿出了铁剑,剑身漆黑,自然散发出煞气,犹如盘踞在深山的凶兽,一经催发,虚空温度直直下降,可怖剑光冲发而出。

“好凶的一口剑器。”

吴南眉头一挑,不敢轻触铁剑之锋,将手一挥,剑意如大风呼啸而出,身形却是止住了。

“哒”

陈生铁剑斩灭诸法,脚下一踏,已经如神鸟飞出,手中铁剑转动,剑光连弹,杀向吴南,后者躲闪飞遁,方寸间腾挪如龙。

“你是一个大敌。”

剑意冲霄,栏杆阁顶,似被大风吹散了般,放眼望去周遭一览无余,浩大一片寂寥天地。

吴南衣衫撕开了大口子,鬓角散乱,在铁剑之下,感受到了危险。

“嗡”

他神色变得凝重,将手一震,一口“烈源火戟”持拿在手,这是三阶顶尖的器物,厚重威严,如火焰凝成,拥有着焚烧一方虚天的能力。

“去!”

陈生矗立不动,心念一动,手上的铁剑飞出,煞气逼人,仿佛一道恶蛟龙,搅乱得天光翻腾,四周灰暗暗的。

蓦的,铁剑杀出,气势浩大无边,又深藏着惊心动魄的刺杀。

“轰隆隆……”

吴南放开了身上的法力,借助烈源火戟,映照一方虚天,红彤彤的光华,冲开了灰暗剑意,穿梭厮杀的铁剑,身形显露。

他持拿烈源火戟,横劈而落,无匹刚猛的战力,波动虚空,打在铁剑之上。

“砰”

铁剑颤鸣,一点不惧,硬撼厮杀了一把烈源火戟,一下奈何不得吴南,让陈生召回。

他法力灌注下去,黑漆漆的剑身,泛着光华,剑锋凸显,似无端长了三寸,对着吴南斩了下去。

“铛”

吴南浑身上下,涌动着法力的波动,神威凛然,持拿烈源火戟,狠狠砸落。

剑意破苏,陈生将手一转,剑器横空,吞纳十方精气,拦下了吴南的攻杀。

“枯木生春”

吴南收回烈源火戟,手上掐诀,往脚下的阁楼一指,四方震动,早已枯败的木头,竟是涌生出了生机,攀生出了一股股的藤蔓,朝着陈生缠绕而去。

“轰”

陈生跺脚,这一下动用了日熙神照体的威能,直接震碎了枯木生春的道韵,整个阁楼在此分崩离析。

他横冲而出,像是飞出了牢笼了神鸟般,气意纵横,筋骨体魄生出微光,可横击九天。

“杀”

陈生口中喊出杀音,手上铁剑嗡鸣,兀自散发出煞气,他却不用,而是另外一只手,捏成拳头,一把打了下去。

虚空炸响,四方震颤,像是有什么恐怖的神物,打烂了平衡般,一切有形之物都在粉碎。

“噗……”

吴南提气去战,但大败而退,身形在虚空翻转,勉强站定,口中喷涌出的鲜血,染红了衣袍。

“这样一具躯体未免太可怕了。”

他看着陈生的躯体,心生忌惮,这样走肉身成圣之路的修士,在元梁皇朝中,都是少见的。

“早让你不要太嚣狂了。”

陈生平淡道。

他来元梁皇朝不久,就遇见了焚城之主,一个同阶之敌,那么天下间,厉害的人物多了去了,骄傲不得。

“哼……”

吴南虽是长于元梁皇朝,但论气魄,确是比不得终结了边地一个时代的陈生,对于后者的劝告,当做了嘲讽。

他心中不忿,运转了一门秘术,唤作“霍纹凝气术”,藏纳天地灵气,在体表之上,凝聚成九道神纹。

神纹既成,他的身上,散发出一种原始苍茫之意,也有了硬撼肉身战体的能力。

陈生杀来,身形碾压过虚空,发出轰鸣之声,炽烈的血气在体内涌动,像是一轮太阳般,伸手打落,充满了一种霸烈气息。

这次,吴南毫不相让,将身一震,体内一道道的神纹,流转仙光,赋予他强横的战力,一拳轰出,直撼陈生。

“轰”

两股可怕的气力,一阵厮杀和角逐,虚天无恙,但带着一丝扭曲之意,放块铁石进去,都会被碾碎成尘。

“现在如何了?”

吴南一击之后,毫发无伤,凌立虚空之上,又恢复了强势模样,俯瞰着整个焚城,犹如主宰。

“终究不是自身修来的。”

陈生平淡道。

他一路走来,稳扎稳打,可以慢,但从来不走捷径,焚城之主的秘术,纵然厉害,但无法长久,终究不好。

“轰隆隆……”

话落,他的日熙神照体彻底复苏,身如琉璃,血气似汪洋映红虚天,手上铁剑,也泛着些许红光。

他催动极强肉身,持着凶悍利剑,掀起了一阵风暴,朝前斩了下去。

“轰”

这一剑,强势无匹,蕴含着极致的锋芒,夹杂着可怖的气力,绝不是简单的攻伐。

吴南运转霍纹凝气术,身躯如一个漩涡,吞纳漫天的灵机,封印在神纹之中,借来强横的战力。

他挥动烈源火戟,整片天穹都被染红了,云霞摇曳,仿佛十方虚天破碎了般。

“铛”

法兵交锋,金铁炸鸣的声响,尖锐极致,蕴含着某种可怕的穿透力,将漫天烟霞涤荡成气雾散开。

这要是放在地面,焚城中的凡人定然死绝,连筑基境修士,都得咳血。

(本章完)

陈生神色淡淡,如他感知到的一样,焚城之主是金丹境大圆满的修为,和他旗鼓相当。

这种战力,局限于一个焚城,已经足够了,但他要做的事,是掀出元梁皇朝的老底,将一众隐秘都揪出,是以感到力量微弱。

“好气魄。”

吴南眼眸中,闪烁神光,太喜欢陈生的心境,道:“来帮我吧,你我联手,绝对有一番作为。”

他越发肯定了,这会是一位好帮手,比庆火等人强悍,强强联手,足以做出一番惊天伟业。

“不用了。”

陈生能够感受得到,焚城之主的善意,但还是严词拒绝了,道不同不相为谋。

“可惜……”

闻言,吴南极为惋惜,杀意大涨,越是看好陈生,越是不想其人活着。

他身形一动,绝天无影,右手气脉流转,血肉莹莹,骨骼生辉,犹如一口剑器般,锋芒由双指而出,朝着陈生刺杀而去。

“锵”

陈生干脆利落的拿出了铁剑,剑身漆黑,自然散发出煞气,犹如盘踞在深山的凶兽,一经催发,虚空温度直直下降,可怖剑光冲发而出。

“好凶的一口剑器。”

吴南眉头一挑,不敢轻触铁剑之锋,将手一挥,剑意如大风呼啸而出,身形却是止住了。

“哒”

陈生铁剑斩灭诸法,脚下一踏,已经如神鸟飞出,手中铁剑转动,剑光连弹,杀向吴南,后者躲闪飞遁,方寸间腾挪如龙。

“你是一个大敌。”

剑意冲霄,栏杆阁顶,似被大风吹散了般,放眼望去周遭一览无余,浩大一片寂寥天地。

吴南衣衫撕开了大口子,鬓角散乱,在铁剑之下,感受到了危险。

“嗡”

他神色变得凝重,将手一震,一口“烈源火戟”持拿在手,这是三阶顶尖的器物,厚重威严,如火焰凝成,拥有着焚烧一方虚天的能力。

“去!”

陈生矗立不动,心念一动,手上的铁剑飞出,煞气逼人,仿佛一道恶蛟龙,搅乱得天光翻腾,四周灰暗暗的。

蓦的,铁剑杀出,气势浩大无边,又深藏着惊心动魄的刺杀。

“轰隆隆……”

吴南放开了身上的法力,借助烈源火戟,映照一方虚天,红彤彤的光华,冲开了灰暗剑意,穿梭厮杀的铁剑,身形显露。

他持拿烈源火戟,横劈而落,无匹刚猛的战力,波动虚空,打在铁剑之上。

“砰”

铁剑颤鸣,一点不惧,硬撼厮杀了一把烈源火戟,一下奈何不得吴南,让陈生召回。

他法力灌注下去,黑漆漆的剑身,泛着光华,剑锋凸显,似无端长了三寸,对着吴南斩了下去。

“铛”

吴南浑身上下,涌动着法力的波动,神威凛然,持拿烈源火戟,狠狠砸落。

剑意破苏,陈生将手一转,剑器横空,吞纳十方精气,拦下了吴南的攻杀。

“枯木生春”

吴南收回烈源火戟,手上掐诀,往脚下的阁楼一指,四方震动,早已枯败的木头,竟是涌生出了生机,攀生出了一股股的藤蔓,朝着陈生缠绕而去。

“轰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