兰兰文学

繁体版 简体版
兰兰文学 > 仙业 > 第二十四章 时机

第二十四章 时机

风轩水榭,月坞花畦,碧瓦玲珑剔透,冷色逼人。

在一派绛雾氤氲当中,山光水色甚是精秀,意趣盎然。

而动中有静,静中有韵,又是洗涤心胸,叫人不觉神往。

这艘七层彩舟里内倒是别有洞天,布置奇巧,烟霞云水,松阴竹影,样样俱全。

而陈珩一路随着顾漪行到了楼船顶端,来到了一处大殿内。

这时在顾漪吩咐下,那夜叉女侍也是火急火燎,自侧殿搬来了一座长宽皆有丈许的墨玉屏风,小心将之移到殿中。

“分形观的魏老儿说他曾是难得国手,精于工笔,倒也不算是自吹自擂,还是有些可信之处。”

顾漪眼帘撩动,端详了片刻后,淡淡道:

“不单眉眼,连那股惹人生厌的神态,也同真人如出一辙。

看着这张脸,真是平白坏了一日的兴致啊……”

在那只墨玉屏风上,仅是挂着一副画像。

画中人是一个年轻道人,眉目英挺,神情冷峻,一身华美紫衣,清贵雍容,手中提剑。

分明是峨冠华服,如若王孙公子般。

但那人一身泠然出尘的冷冽气度,却还是难以遮掩,若水石清寒,飘飘乎有凌虚之态。

“看着这张脸会坏兴致?”

在将墨玉屏风搬来后。

听得这话,夜叉女侍挠挠头,不解道:

“这不是挺好瞧的吗?怎会坏兴致?

若仇渊里那些向奴家献殷勤的罗刹夜叉们能有这人的三分姿色,奴家早就成家立业,半推半就的从了。

小姐你眼界真高,连这都看不上啊?”

顾漪也不理会她的小声嘀咕,只清喝一声,水袖一扬,便有一方三层石台飞出,将墨玉屏风托在了石台顶端。

旋即又是五杆旗幡在石台上面一字排开,将画像团团拱卫居中。

顾漪将法决拿动,起手一指。

霎时间。

阴风惨惨,声振十方!

哪怕殿中有法光禁制护持,但还是梁柱摇动,碧瓦扑腾。

好似巨浪刷岸触石,四下旋转不休,爆出阵阵轰然巨响来!

而此间的黑雾漫漫,凛冽刮骨之态。令那本就是化外妖魔之属的夜叉女侍心头也微感异样、

她两腿一拔,便退到了顾漪身后。

只瞪大一双铜铃巨眼,盯着石台看,一眨不眨。

似这般施为。

直持续了一个时辰才方缓缓休止。

眼下随着隆音暂歇,石台上原本空白无一物的五根旗幡,也是生出了诸般形象来。

各有一尊身披五色袍,面目模糊不清的神人雄踞于旗面上。

其气度森然,栩栩如生,灵动非常,好似随着会飞身而下,真切显化于人世间。

夜叉女侍抬眼视去。

见第一人手执杓子、铜罐。

第二人拿皮袋、利剑。

第三人执蒲叶扇,第四人拿锤,第五人水火壶。

这五尊神人自旗面显化出形象后。

殿中的气氛,便瞬得大为不同,别有一股异样之感。

此时虽然阴风窸窣,黑雾依稀,场面远比不得顾漪方才施法时那般宏大。

但一派凛冽寒意却充塞殿宇之间,叫人不免心生惊惧。

好似是被无数幽魂怨鬼自暗处阴恻恻盯上了般,浑身都不自在!

“这是什么法门?”

夜叉女侍横看竖看,都觉眼前这石台和旗幡颇为陌生,不禁出口问了一句。

“此乃五瘟力士,是阴师妹曾赠予我的一门秘法。

所谓五瘟力士,便是在天为五鬼,在地为五瘟,共是春瘟、夏瘟、秋瘟、冬瘟和中瘟总管,是天降灾疾,无可逃避。”

顾漪淡声开口:

“如今仪礼已成,只需寻得陈珩的一滴精血或摄得他的一道气机,为画像铸形。

我便可凭此隔空伤他,令五瘟力士削他真炁,伤他元真,断他识念!

如今玉宸阵营唯有一个陈珩可支撑大局,若是他被五瘟力士所伤,我再趁隙斗败他……

那不必三座勾绞巨城引动地底的重煞浊气了,玉宸阵营自当做狐鼠溃散,我也可稍挽回一些颜面来。”

夜叉女侍闻言若有所思,点了点头,眸光闪动。

她知晓自家女郎说的那位阴师妹乃是阴若华。

此女的兄长虽然是瘟癀宗阴无忌。

但她却与顾漪素来相善,两人乃是关系甚好的手帕交,近乎无话不谈。

顾漪为人尽管端持自矜,目无余子。

但阴若华纵使不如其兄,却也是岁旦评上的有名之人,且同样姿容美貌,通达玄理。

两人似这般互赠秘术为礼,倒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不足为奇。

因而夜叉女侍仅是短暂错愕过后,便也懒得多想。

“不过这什么五瘟力士需陈珩精血或气机才能催动,精血是五脏气液所化,至关重要,怕难得手,至于气机……”

夜叉女侍此时也是思忖起来,头脑飞转,道:

“小姐是打算用易形之法再次潜入玉宸帐下?”

顾漪摇摇头,道:“若是能得来精血,我便可隔空将陈珩咒杀,便连那个于世通亲自出手,都是无力回天。

至于易形之法,也不知陈珩究竟是炼就了什么道术,竟可看破我的行藏。

潜入玉宸帐下摄得气机,同样也是难行……”

“那小姐意思?”

夜叉女侍似懂非懂。

顾漪自袖中取出一只鱼龙壶在手,秀眉微微一挑,笑道:

“此壶乃是我当年阵斩九真教汤静之时候得到的一桩器物,唤作玄空壶,可收山泽水气,清阳浊煞,算得上是一件储物之器,也可勉强作护身之用。

我欲出战同陈珩再斗一场。

待得他神疲时候,趁其不备,以玄空壶将他困住一刹,以此摄得他的一缕气机!”

夜叉女侍闻言恍然大悟,连连颔首,奉承起来。

而此时。

在摆出五瘟力士的阵仗后。

顾漪也是心神微有些疲惫,眉宇间添出了一抹倦色。

她挥手便令夜叉女侍退下,旋即便走进偏殿。

初始陈珩还不解其意,意欲跟上,看看顾漪又欲弄什么名堂。

但未几息功夫,偏殿中先是有珠帘被拨动声音传出,旋即是轻纱披帛滑落,又有沐浴水声响起。

陈珩此时也是了然,自不会进入偏殿去。

他将身一转,便离了彩舟,落下云头,向着城中几处浊气森然之地一一细寻过去。

直至两日功夫过去。

昼夜来回轮转,又是一轮旭日移至中天时候。

陈珩也总算寻得了一处隐秘地头,目视眼前,不禁一笑,道:

“原来是躲在了此处,倒是会藏……”

……

……

在前方之处,正是一处寻常的军中营帐,平平无奇。

自外视去。

也是与其他营帐看不出什么差别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